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

更要好好珍惜

更要好好珍惜 網路文章
阿娘:

前陣子,我的朋友用自殺結束一生。他才四十幾歲,留下四個未成年的孩子。阿婆不僅失去了兒子,連兒子最後的容顏都沒見著;近半世紀的母子情,在缺少最後一個句點下結束了。

我小心翼翼地與阿婆話家常,阿婆壓抑不住內心深深的悲傷,老淚縱橫、兩手搥胸,泣訴著:「我的心好痛!一直感覺到他還在屋子裡……」

回家途中,我忍不住湧起對阿爸的思念,以及對您的愧疚,兩行淚水直直滑落。

自從醫師對向來硬朗的阿爸發出肺癌末期的判決書,我就只顧在哀傷的漩渦中浮浮沉沉,疏於顧及您即將失去老伴的感受。

阿爸走後,我像折了翼又斷了腳的小鳥,飛不起、站不穩,找不到生命的出口,完全封鎖在悲傷的厚繭中。阿爸在那裡?多少個日子,我蒙在被窩裡流淚,讓無盡的思念淹沒我。

就在那刻,喪子阿婆孤單的身影,讓我想起失去老伴、心靈孤寂的您。

這個時代,老人家是很容易被遺忘的一群,就像身塗一層隱身溶劑般,悄然地活在這個時空中;乃至連遭逢親人死別的人間至痛,都被淡化、漠視了。

阿娘,請原諒孩子粗糙的心,在您最需要扶持時,我卻缺席了。

阿爸在那裡?我已找到答案──您與阿爸是一體的,雖然阿爸有形的身體毀壞了,但他所給我們的父愛,早已與您濃濃密密的母愛結合了。

人總是在失去時才會恍然有悟,卻又彌補莫及。

我已經錯失與阿爸相處的美好時光,現在更要好好珍惜有您可以撒嬌的日子。在您跟前,我永遠是小小孩,我要像小時候一樣,緊緊牽住您的手,走過每一個日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