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

父親的沈默

父親的沈默

小時候,父親最常使用的語言是──沈默。

大規模的沈默,累積成一股令人心生敬畏的力量,偶發的隻字片語,總夾帶著撼動人心的威力,讓人不敢造次。於是我們這群孩子反而對母親經常性的歇斯底里叫罵無動於衷,對父親乾咳一聲之後的那句:「安靜!」唯命是從。

小學五年級時,我正好編在父親的班級裡。向來品學兼優,深得師長疼愛的我,想起父親一貫的嚴肅、不苟言笑,背脊都涼了。

開學第一天,我鬱鬱寡歡的在座位上,憂心著即將與父親共處的日子,當父親比手畫腳的在講台上說學逗唱,台下同學笑成一團,我有種作夢的感覺,不敢相信那就是我沈默的父親。

學校裡的父親,親切、熱心、幽默、善道,不但笑臉迎人,更是談笑風生,顛覆了我心目中父親的形象。


長大後才明白,是六口之家的重擔壓得父親沈默以對;是面對母親如濤如浪的激烈性格,父親必須沈默如山,才能化解可能引爆的紛爭。父親的「沈默」,是一道沈穩的力量,渡我們走過悲歡歲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