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

父親救命的身影

父親救命的身影

父親業醫,家中開診所,從小就看多了急救場面,面對血淋淋的外傷,從不畏懼。我二十歲那年考取了水上救生員執照,從此也加入救人行列;記憶中我在水中救過的人,至少兩打以上。

我篤信「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」,但一直為善不欲人知,事過之後,絕口不提。但其中有兩次經驗自覺值得與大家分享。

二十多年前某夜,我搭乘的野雞遊覽車在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,現場血肉橫飛十分混亂,待我查覺自己沒有受傷後,立即下車跑到最後一輛車後方遠處設置路障,以免其他車子重蹈覆轍。

其中一輛翻覆的小客車底下,汽油正在快速的從破裂的油箱中湧出,我協助慌亂的他們從車身中爬出來。滿臉鮮血的傷者蹲在暗夜裡發抖哭號,更有些人一動也不動,就此沒了氣息。

葬儀社、警車、救護車相繼趕到,展開各自的任務。加上路邊看熱鬧的人,現場少說也有五百多人。

在雜沓的人群裡,我發現了父親的身影,他穿著白袍當場在做CPR。事故地點離我家很近,車禍發生後,他是第一個趕到的醫護人員。

當我們四目相對的瞬間,並沒有招呼,彷彿陌生人一般,立即各忙各的。事後,我們也沒有再談過此事,因為救人是他的常業。

去年全家同遊泰國,我在旅館的游泳池裡救了一名溺水的遊客。本以為孩子們眼拙,沒看見。但在回程的飛機上,我問起孩子們對此行的記憶,國一的女兒不經意的說:「老爸!你救了一個人耶!」


這句話聽在我的耳裡,比獲頒一枚勳章還要感動,因為,孩子目睹了我的見義勇為,正如當年父親在我面前示範的一樣。